綦毋韦茹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穆加贝去世!跳开西方“人设”,我们重新认识这位95岁的老人吧

时间:2022-08-21 03:22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綦毋韦茹网
9月6日,95岁的穆加贝,在远离故乡的地方走完了他曾辉煌不已却又晚景略显凄凉的一生。

  【新民晚报·新民网】9月6日,95岁的穆加贝,在远离故乡的地方走完了他曾辉煌不已却又晚景略显凄凉的一生。

图说: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

  穆加贝的一生无疑是****般的:为了民族独立与国家解放,他曾远走他乡求学,饱受牢狱之苦;为了改善国民经济,相对激进的经济政策又使其饱受争议;在他年近百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军事政变又让他被迫远离为之奋斗一生的热土,最后客死他乡。

  千秋功过,任后人评说。也许是这位喜爱****的老人最想留下的一句话。

  燃情岁月:枪杆子里出政权

  穆加贝逝世的当天,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宣布决定授予前总统穆加贝“国家英雄”称号。这位在2017年军事政变后迫使穆加贝下野,取而代之的现总统承认,穆加贝是津巴布韦的创立者、伟大的导师和政治家,是带领津巴布韦获得独立的“国父”。

  1924年,穆加贝出生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一个基督教家庭。如果没有殖民主义在非洲的溃败,那么穆加贝可能终其一生就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教师。但时势造英雄,随着反殖民浪潮在上世纪50-60年代开始席卷非洲大陆,于1960年开始投身津巴布韦的民族解放运动的穆加贝成为了热带大陆永久的****。

  从1960-1980年的这段时间,很可能是穆加贝一生中最为“****燃烧的岁月”,因为在这段时期,穆加贝作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的领袖,既勇敢地领导游击队与占据优势的白人政权进行军事斗争,也在不幸被俘后,在长达11年的监狱生涯里自强不息,自修取得了伦敦大学的教育、经济和法律学士学位,俨然“学霸”一枚。

  1974年年底出狱后,穆加贝被迫离开津巴布韦,在莫桑比克继续以武装****寻求民族独立。1978年,白人政权在游击队的打击下被迫求和,穆加贝也由此成为****英雄和整个非洲独立运动中与南非“国父”曼德拉常常一同被提起的偶像级“双子星”。

  值得一提的是,穆加贝早年在南非求学期间,曾与曼德拉在同一所大学。但是,两人寻求人民解放的路径却是如此的大相径庭——一个是坚持武装斗争,一个靠推进民族和解,而这也为两人****后建设改革方针的不同埋下了伏笔。

  此路不通:走上与南非不同路

  曼德拉于2013年逝世。相比于因经济改革颇具争议性的穆加贝,****风格更有民主化色彩的曼德拉在西方几乎好评如潮。但若我们在此回望两个国家的改革,看似普遍的评价真的客观有理吗,

  1980年,穆加贝领导的非洲民族****在该国首次大选中获胜,由此开始成为津巴布韦37年来最高权力的拥有者。在当时,怀有泛非主义情怀的穆加贝对整个非洲的民族独立运动施以援手,尤其关注南非人民解除罪恶的种族隔离****的努力。

  但在国内,穆加贝面临的局面,其实和曼德拉担任南非总统后的遭遇别无二致:多数人民已经取得了解放,但旧时代遗留的经济结构却依旧存在——原先处于统治阶层的白人依旧垄断土地、矿山等绝大多数生产资料,名义上“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黑人依然几乎是要啥没啥。政治上的压迫没了,经济上的剥削依然存在,而我们知道,经济基础往往决定上层建筑。

  面对这样的局面,穆加贝起初采取的是相对温和、类似赎买的土地改革,以便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逐渐把极少数白人占有的全国大多数优质耕地分配给黑人农民。但是,英美共同许诺的土地改革援助金又屡屡口惠而实不至,白人地主的阻扰也总是让改革计划迟迟无法展开。

  这一局面让以“打土豪,分田地”为口号起家的游击队和老兵非常不满,再加上选举的压力,穆加贝在2000年终于做出了推行激进土地改革的决定——以国家机器强制没收白人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广大黑人农民,以实现“耕者有其田”。

  为长远计:力推激进土地改革

  这种激进的改革总是伴有难以避免的阵痛,受此影响,许多更有商业经验和技术优势白****量出逃,英美等国也以此举侵犯人权为由实施制裁。再加上津巴布韦****的改革缺乏细致的规划和充裕的资金,也没有做足人员培训,导致许多分到地的黑人农民只能陷入没有耕作经验,没有购买种子、肥料等资金,没有营销渠道的“三无”境地。受此影响,津巴布韦国民经济迅速陷入混乱,由此导致了几乎人尽皆知的恶性通货膨胀。

  当时看来,经济基础和财政实力相对好得多的南非采取的渐进式改革似乎更有优势。1994年的《土地归还法》允许因1913年《原住民土地法》失去房产的黑人索回土地,导致涌现了几万宗土地索赔案。但实际上,直到目前,占人口不到8%的白人仍占有大量土地,许多政治上获得****的黑人在经济上仍一无所有。这导致的后果,就是南非贫富差距依旧极大,治安形势迅速恶化,民间排外情绪严重,经济增长长期不稳。

  反观津巴布韦这边,尽管饱受国际制裁,经济体系与基础设施也不如南非完备,但是从2009年开始,津巴布韦已经开始渐渐走出改革的“阵痛期”。从2010-2013年,津巴布韦的农业生产持续恢复,分别实现33%、9.6%和4.6%的增长,到2014年,玉米、谷物和****等主要作物的产量已经达到甚至超过激进改革之前的平均水平。

  更主要的是,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已经彻底打破了殖民时代的土地结构,广大人民实打实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对这一点,不少客观的西方学者也予以承认:虽然津巴布韦土改过程中出现了****行为或一些****,但绝大多数土地都分配给了无地的农民。

  从这个角度说,这个作为穆加贝的争议性最主要来源的土地改革,或许是津巴布韦经济再起飞的根基。若假以时日,再加上良好的国际环境的支持,“非洲面包篮”重现光彩或许已不是遥不可及的梦。

  而饱受贫富分化和********折磨的南非,在政治上虽然实现了民族和解,但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仍未摆脱旧时代不合理经济结构的禁锢。以相对和平的方式为黑人赢得解放的曼德拉没能也没法推进彻底的土地改革,由此导致土地所有权至今都是南非经济不振、贫富差距依旧巨大的重要原因。

  当然,晚年的穆加贝也如许多世界历史人物一样,有着贪恋权力、铺张浪费的毛病,但终归瑕不掩瑜。他在整个非洲受到的欢迎表明,热带大陆上的人民从没忘记他的贡献。连现总统姆南加古瓦也对穆加贝的土地改革表示肯定,认为这一政策使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黑人获得土地成为现实,也使津巴布韦成为一个主权完整的国家。

  此外,穆加贝在主政后竭力振兴教育,使津巴布韦的识字率达到了90%以上,考虑到殖民时期黑人在教育上受到的歧视,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此外,穆加贝还在农村建立了初步的医疗体系。

  ****老友:一生十余次访华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穆加贝终其一生,与****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津巴布韦的民族解放运动中,穆加贝得到了****人民的宝贵支持,这是他与****结缘的基础。而穆加贝的一生至少14次访华,直接或间接地与****五代领导人都打过交道,则是国家领导人之间的****情谊。

  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就是首批与津巴布韦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2000年,穆加贝推出“向东看”政策,在政治、经济等诸多领域全面加强与****的合作。2015年12月21日,根据和****人民****达成的协议,津巴布韦在2016年初开始,将人民币列为和美元同等在国内法定流通的货币。

  对于中津关系,穆加贝曾说,对于加强与****合作的政策,他从未对其正确性有任何怀疑。

  9月6日当天,****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就表示,穆加贝先生是津巴布韦卓越的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和政治家,一生坚定捍卫国家主权独立,反对外来干涉,积极推动中津、中非友好合作关系,中方对他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津巴布韦****和人民,以及穆加贝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斯人已逝,穆加贝的争议虽然仍在,但作为见证20世纪非洲风云变幻的一位政治巨人,他的离去仍是世界的损失。(深海区工作室 杨一帆)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